首页 资讯 社会 法治 财经 公益 交通 房产 娱乐 教育

国内

旗下栏目: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

我国将研制新一代交通工具——高速飞行列车

来源:大河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08-31
摘要:在武汉举办的第三届中国(国际)商业航天高峰论坛上,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刘石泉透露,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国航天科工”)开展了“高速飞行列车”的研究论证,拟通过商业化、市场化模式,将超声速飞行技术与轨道交通技术相结合,研制

我国将研制新一代交通工具——高速飞行列车 最快时速达4000公里

高速飞行列车运行效果图

我国将研制新一代交通工具——高速飞行列车 最快时速达4000公里

高速飞行列车将在封闭的“导管”内近地飞行

我国将研制新一代交通工具——高速飞行列车 最快时速达4000公里

制图/郑萌

昨天,在武汉举办的第三届中国(国际)商业航天高峰论坛上,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刘石泉透露,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国航天科工”)开展了“高速飞行列车”的研究论证,拟通过商业化、市场化模式,将超声速飞行技术与轨道交通技术相结合,研制新一代交通工具,利用超导磁悬浮技术和真空管道,致力于实现超音速的“近地飞行”。

【三步走】

最大运行速度 能够达到4000公里/小时

据中国航天科工相关负责人透露,高速飞行列车项目的落地将按照最大运行速度1000公里/小时、2000公里/小时、4000公里/小时三步走战略逐步实现:第一步通过1000公里/小时运输能力建设区域性城际飞行列车交通网,第二步通过2000公里/小时运输能力建设国家超级城市群飞行列车交通网,第三步通过4000公里/小时运输能力建设飞行列车交通网,最终形成一张继航天、高铁、核电之后的中国新名片。

据悉,中国航天科工是全球首个提出超声速地面运输系统的集团公司。当前,世界上对外宣布开展速度大于1000公里/小时运输系统研究的公司主要有三家,包括美国的HTT公司、Hyperloop One公司以及中国航天科工。

中国航天科工相关负责人表示,高速飞行列车不仅仅拉近城市之间的时空距离,同时其具有不受天气条件影响,不消耗化石能源,可与城市地铁无缝接驳等诸多优点,是未来交通领域的发展趋势和技术制高点。

【对比】

时速4000公里啥概念?

最快时速4000公里是什么概念?我们来比较一下。

交通工具

飞机的巡航时速约为900公里;中国第一台能够进入商用的高速磁悬浮列车最高时速约为600公里,这台列车将于2018年在山东下线,“十五五”将进入山东进行商业运行;复兴号高铁的最快时速为350公里;高速公路汽车最高时速120公里……也就是说,我们出远门最常使用的高铁列车的时速,不及高速飞行列车的十分之一。即使最快的飞机,也不到高速飞行列车速度的四分之一。

音速

除了交通工具,我们再来把它与音速和战斗机对比一下。

说到这儿,不得不提一个词,那就是“马赫”。马赫是表示速度的量词,通常用于表示飞机、导弹的飞行速度,这个词的命名是为了纪念奥地利学者恩斯特·马赫。1马赫即1倍音速,马赫数小于1为亚音速,马赫数大于5为超高音速。

音速在空气中约为340米每秒,换算后为1224公里/小时,这就是1马赫的速度。目前,世界上第五代歼击机最大飞行时速为2.5马赫,即时速3000公里,依旧赶不上高速飞行列车。

高速飞行列车能甩高铁几条街

时速4000公里对于我们来说还仅仅是个数字。我们以目前的高铁与时速2000公里的飞行列车做对比,来做道简单的算术题。

郑州至北京

两地相距626公里

目前最快的高铁运行时间为2小时24分钟

高速飞行列车运行时间约为20分钟

郑州至广州

两地相距1300公里

目前最快的高铁运行时间为5小时28分钟

高速飞行列车运行时间约为35分钟

飞行列车、飞机、高铁“赛跑”

如果这样做对比还觉得不够直观,那么我们让高速飞行列车、飞机、高铁“赛跑”看看。

距离设定:北京至武汉(约1000公里)

参赛者:高速飞行列车(时速2000公里)、飞机(时速900公里)、复兴号高铁(时速350公里)

按照高速飞行列车的设计速度,加上起步、刹车等因素,从北京到武汉保守估计大约需要40分钟。40分钟的时间里,高速飞行列车已经到了武汉,飞机最多飞到郑州,高铁连石家庄还没到。

延伸

速度这么快 人体受得了吗

不少人可能会说,人们坐在这样的列车上,心脏病、高血压病人应该受不了。其实并不是这样的。

人类对速度承受的极限其实指的是加速度,即重力加速度g,近似标准值通常取9.8米/秒的二次方。普通人能够承受1~3个g;F1赛车手能够承受6个g;战斗机飞行员能承受5~7个g,但会出现“黑视”现象;4~8个g的加速度可以让人昏迷;14个g的加速度可以让人的器官分离;16个g的加速度人类必将死亡。

(据央广、央视等)

 

 

 


责任编辑:张明科